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君 的博客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日志

 
 

转帖一师六团一位知青编写的新三字经 2011年06月26日  

2011-06-26 22:03:0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一师六团一位知青编写的新三字经,文中描述了我们这一代人从文革,下乡,到返城的经历,此文很值得一读,请战友们细细品读。)。
                                     【新编三字经】 

文革初,世道变,斗争近,文化远。批海瑞,评罢官。继而之,三家店。 讨邓拓,倒吴晗。清华附,走在前。红卫兵,马当先。首发起,圆明园。 写三论,谈接班。毛主席,写复函。曰马列,千千万。归一句,是造反。 如醍醐,当头灌。应声起,青少年。爹英雄,儿好汉。破四旧,摘牌匾。 大学生,搞夺权。大字报,贴校园。闹停课,搞串连。天安门,等接见。 中小学,校门关。无所事,到处钻。看武斗,抢传单。新北大,井冈山。 攻大楼,断水电。挖地道,土炸弹。楼上扔,暖气片。挨了砸,抱头窜。 进清华,瞧新鲜。推校门,烧会馆。王光美,台上站。乒乓球,当项链。 一折腾,近两年。工宣队,来接管。临发配,傻了眼。这才知,被人涮。 六九届,老高三。青春期,不得闲。没学上,自己玩。热带鱼,称神仙。 黑玛丽,红蓝剑。养鸽子,挥竹竿。琉璃瓦,庙顶掀。半导体,自己攒。 二极管,单双联。自己焊,线路板。矿石机,最简单。八个管,是牡丹。 外国歌,两百篇。赶时髦,听唱片。莫斯科,郊外晚。山茶树,把我盼。 飞军帽,练贼胆。拍婆子,更抢眼。学喝酒,练抽烟。过滤嘴,吐烟圈。传复课,回校园。闹革命,很简单。天天读,大批判。政治课,老三篇。 前门进,后门颠。遛天桥,逛西单。眨眼到,六九年。红卫兵,使命完。 老人家,掀巨澜。说农村,天地宽。让下乡,让上山。全社会,总动员。 凭热情,不用劝。报了名,户口迁。领棉袄,缝被单。帆布箱,塞个满。 六九届,连锅端。八九十,仨月间。有内蒙,有云南。黑龙江,纯兵团。 呼啦啦,鸟兽散。这一去,十年还。南宣武,北海淀,东通州,西香山。 九十九,一二三。甘家口,玉渊潭,人大附,清华园。立新中,加通县。 永定门,火车站。送行人,堆成山。挥语录,红成片。喊口号,响连天。 车窗前,百味煎。相望眼,泪涟涟。儿去也,莫牵连。分两地,保平安。 这一路,整三天。北戴河,山海关。沟帮子,大虎山。哈尔滨,经北安。到达地,德都县。车站名,二龙山。辖一师,属六团。一零六,收信点。 月光稀,星星闪。昏暗灯,三两盏。卸行李,压双肩。地上泥,到膝前。 尤特吼,汽车喘。左右晃,上下颠。前排的,抓栏杆。后面的,扶双肩。 黑压压,一大片。分不清,北和南。到达后,迷瞪眼。大车库,在面前。 几十人,如鱼贯。上下铺,立两边。每人宽,二尺半。刚刚够,把被摊。 看窗外,阴雨绵。一询问,已月半。连长到,把命颁。康拜因,难动弹。 夺粮食,下麦田。知青们,去胜天。一个人,一把镰。脸朝地,背冲天。 雨水浇,冷风灌。从清晨,割到晚。分不清,雨和汗。蚊子咬,小咬钻。 包住头,再熏烟。回宿舍,洗又涮。湿衣服,挂一边。明早起,接着穿。 割大豆,把腰弯。一条垄,连天边。到地头,全身瘫。割破手,受感染。 破伤风,说相声,打快板。数来宝,三句半。起歌舞,调管弦。 无巴松,有二阮。红灯记,威虎山。阿庆嫂,南霸天。八个戏,是样板。看电影,演露天。银幕下,坐两边。放映机,跑单片。俱乐部,路太远。 森林火,起越南。卖花女,自朝鲜。看不见,有战线。摘苹果,歌声甜。 多瑙河,波浪蓝。三角洲,警报传。死不屈,快上山。留脚印,阿尔丹。国产片,老三战。侦察兵,磐石湾。周挺杉,创业艰。青松岭,张万山。 有报读,没书看。有几本,早翻烂。萧长春,艳阳天。金光道,高大全。 偶然得,偷着翻。唐宋词,古文观。家春秋,雾雨电。西厢记,镜花缘。外国书,私下传。莫泊桑,惠特曼。茶花女,基督山。被查到,挨批判。 写情书,把爱谈。送相片,情意绵。剥唐诗,李义山。相见难,别亦难。 东风弱,百花残。丝方尽,似春蚕。不成想,被偷看。当教员,是反面。夜演习,昼拉练。设埋伏,藏猪圈。查户口,两更半。最诡异,信号弹。 探亲假,卡得严。假电报,常出现。母病危,见速还。蹭火车,京哈线。 到北京,廿六元。躲查票,谈经验。北京城,难闯关。提前下,丰台站。走后门,把军参。凭关系,搞特权。听诊器,方向盘。若没有,望洋叹。 上大学,要推荐。不完全,凭表现。领导说,最后算。送了礼,更保险。 抽根烟,解心宽,解馋懒,解腰酸。团首长,抽牡丹。老职工,用纸卷。知青们,居其间。两毛八,迎春烟。有工资,卅二元。够吃喝,不够穿。 六一八,建兵团。曰抗击,帝修反。连屯垦,带戍边。称序列,以备战。 北纳河,南北安。西五池,东龙山。司政后,团机关。五个营,六十连。收知青,约一万。抓革命,促生产。班排长,党团员。那年头,凭实干。 理论组,报道员。批林孔,学毛选。倡扎根,六十年。离现实,难实践。 评儒法,受蒙骗。阴阳错,习古典。刘禹锡,玄都观。柳宗元,论封建。批法权,内藏奸  说相声,打快板。 数来宝,三句半。起歌舞,调管弦。无巴松,有二阮。红灯记,威虎山 阿庆嫂,
南霸天。八个戏,是样板。 看电影,演露天。银幕下,坐两边。放映机,跑单片。俱乐部,路太远。森林火,起越南。卖花女,自朝鲜。看不见,有战线。摘苹果,歌声甜。 多瑙河,波浪蓝。三角洲,警报传。死不屈,快上山。留脚印,阿尔丹。 国产片,老三战。侦察兵,磐石湾。周挺杉,创业艰。青松岭,张万山。有报读,没书看。有几本,早翻烂。萧长春,艳阳天。金光道,高大全。 偶然得,偷着翻。唐宋词,古文观。家春秋,雾雨电。西厢记,镜花缘。 外国书,私下传。莫泊桑,惠特曼。茶花女,基督山。被查到,挨批判。写情书,把爱谈。送相片,情意绵。剥唐诗,李义山。相见难,别亦难。 东风弱,百花残。丝方尽,似春蚕。不成想,被偷看。当教员,是反面。 夜演习,昼拉练。设埋伏,藏猪圈。查户口,两更半。最诡异,信号弹。探亲假,卡得严。假电报,常出现。母病危,见速还。蹭火车,京哈线。 到北京,廿六元。躲查票,谈经验。北京城,难闯关。提前下,丰台站。 走后门,把军参。凭关系,搞特权。听诊器,方向盘。若没有,望洋叹。上大学,要推荐。不完全,凭表现。领导说,最后算。送了礼,更保险。 抽根烟,解心宽,解馋懒,解腰酸。团首长,抽牡丹。老职工,用纸卷。 知青们,居其间。两毛八,迎春烟。有工资,卅二元。够吃喝,不够穿。六一八,建兵团。曰抗击,帝修反。连屯垦,带戍边。称序列,以备战。 北纳河,南北安。西五池,东龙山。司政后,团机关。五个营,六十连。 收知青,约一万。抓革命,促生产。班排长,党团员。那年头,凭实干。理论组,报道员。批林孔,学毛选。倡扎根,六十年。离现实,难实践。 评儒法,受蒙骗。阴阳错,习古典。刘禹锡,玄都观。柳宗元,论封建。 批法权,内藏奸,要限制,小生产。造舆论,为抢班。看不清,上贼船。办病退,把城返。显神通,赛八仙。照透视,藏铁片。体温计,用手弹。 高血压,犯癫痫。胃溃疡,脉管炎。心脏病,攻心翻。肺结核,加哮喘。美涅尔,甲乙肝。大骨节,自克山。开证明,去北安。进北神,要过电。 回城后,就业难。耻在家,吃闲饭。找门路,遭白眼。踏破门,知青办。包羞辱,是儿男。临时工,凑合干。烧锅炉,修水管。当个体,摆地摊。为求职,补习班。自提高,常充电。下班去,深夜还。时不济,命多舛。不尤人,不怨天。处涸辙,以犹欢。失东隅,固可叹。收桑榆,亦非晚。当教授,进学院。当博导,站讲坛。或从政,或为官。司局长,国台办。 多数人,基础浅。方程组,难解全。幂一次,限二元。只能上,夜电函。得文凭,是大专。下过乡,受过难。这碗酒,做铺垫。任何酒,都能干。 不耻后,不荣先。行得正,做得端。行耳顺,情弱冠。求无愧,心坦然。 千林暗,百卉殚。研朱墨,作春山。兵团史,越十年。时间久,逾抗战。受牵连,家千万。人十亿,不团圆。一代人,学业断,青春逝,难补还。 治大国,烹小鲜。穷折腾,难久安。迷途返,幸甚焉。痛定思,史可鉴。 忆旧事,避重演。逆潮流,莫再现。当年情,实可圈。有两比,前车鉴。格瓦拉,殉信念。死如归,视等闲。吉珂德,抗自然。战风车,被打翻。 驹过隙,舜忽间。夫子曰,逝如川。四十年,一转眼。白首短,不胜簪。 老益壮,穷且坚。宁静远,淡泊恬。龙山情,剪不断。知青结,理还乱。携儿女,忆苦甜。几十人,返乡团。见老乡,话当年。吊遗踪,一泫然。 拉家长,话里短。多少事,付笑谈。月当空,照无眠。人长久,共婵娟。 聚战友,作奉献。三千人,汇北展。开晚会,建网站,写回忆,出光盘。写至此,喟然叹。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作此篇, 三字经,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