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君 的博客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日志

 
 

袁鹰∶花瓣不会凋零——送别作曲家瞿希贤  

2008-04-24 09:00:32|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瞿希贤在新中国成立后一直从事音乐事业,成为一位杰出的作曲家,写了《我们要和时间赛跑》等一批流行的合唱歌曲。我作为一名业余客串性质的词作者,有幸同她几度合作,建立了友谊,成为好朋友。1955年,她为我的一首儿童诗《时光老人的礼物》谱了曲,由北京少年宫合唱团首次演出,让这首诗插上翅膀,飞到更多的孩子们中间。她的《我们是春天的鲜花》、《早操歌》、《快乐的晚会》等儿童歌曲受到千万孩子喜爱,那首《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更成为经典的儿童抒情歌曲,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1958年“大跃进”热潮中,《人民日报》副刊有一次为了配合“全民办幼儿园托儿所”的新事物,准备编一期歌颂保育员的专页,稿件很快编齐,临见报前,有人提出最好有一首献给保育员的儿歌。我请负责戏剧音乐报道的朱树兰向她熟悉的瞿希贤求援。希贤在电话中说:她手边没有现成的,如果有歌词,她可以尽快赶写一曲。时间紧迫,请作家写显然来不及,我只好自己凑了几句,请树兰在电话中念给希贤听。我对树兰说,作曲不是修自行车,不能立等可取,她什么时候写好只能由她。不料一小时后,希贤就来电话,要树兰马上派人去取。那时已到下班时候,来不及请收发室去取。树兰只好为难地说:“如果不太复杂,你能在电话里传给我吗?”希贤笑起来:“好,那我先唱一遍,你再一句一句地记。”于是树兰左手持电话听筒,右手飞笔记谱,记完她又在电话里唱了一遍给作者听,校正无误后,立即发排,第二天就见了报。

音乐界有许多作曲家在紧迫匆忙中作曲的轶事:有的在急促的行军途中,硝烟弥漫的战壕里,有的在马上车上或飞机上,有的在受到严刑拷打的囚室里,不知道有没有从电话里传歌曲的?希贤从来就将作曲看成自己生命,只要工作需要、社会需要,总是立即应承,不讲二话。这首用最短时间完成、用最便捷方式传出的幼儿歌曲《大红花》,增添一个小小例证。后来有一次我对她说起这件事,她笑着说:“虽然是个急就章,我自己还是很喜欢它的。”

上世纪60年代初,在国际形势处于冷战的大背景下,中国文艺工作者常常将支持亚非拉人民的反帝反殖斗争作为自己创作的主题。瞿希贤谱写了一首由光未然作词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由中央乐团合唱队首演,很快成为当时不少晚会上的主旋律。希贤有一次告诉我,想写一组支持非洲人民斗争的歌曲,向我要歌词。我就写了一组题为《战鼓》的歌词给她,她很快就谱了几首曲子。我还去中央乐团排练场参加一次试唱会。后来好像由于她去农村参加“四清”或者别的什么原因,那一组大合唱终于没有写完,以后就到了“文化大革命”年代,我们都受到冲击,当然就成为“未完成的交响曲”。

十年大动乱,像她这样的著名音乐家自然难逃浩劫,遭到种种诬蔑和迫害。幸而得到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让秘书给“造反派”打电话:“瞿希贤为人民写了许多好歌,今后人民还要唱她的歌。”总算制止住对她的批斗。但也只是保护了一段时间,不久又陷入江青一伙的毒手,身陷囹圄达六年半之久,直到四害翦除,才重见天日。获得自由以后,她立刻重新拿起作曲的笔,为中央乐团演出的《乌苏里船歌》编配了混声合唱乐曲,使这首旋律优美的赫哲族民歌大大增强了艺术感染力。当时,拨乱反正的步伐还很迟缓,她的所谓“历史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而她只要能重新回到钢琴旁,重新拿起笔,根本不在乎演出时署名不署名。不久,我们在《人民日报》副刊上发表乔羽作词、瞿希贤作曲的新歌《新的长征,新的战斗》,就等于向人们宣布这位优秀作曲家已经重登乐坛了。

从那以后,希贤的合唱作品有如江流浩荡,一泻千里。1980年,中国女排首次获得世界冠军,她激动地写了《啊,中华,我的祖国》,其后又为抗日救亡年代的《五月的鲜花》、《松花江上》和《救亡进行曲》等经典歌曲编写合唱配伴奏的乐谱。又写了《我们和你们》、《孤独的小羊羔》、《找馍馍》、《长城放鸽》、《老鸟、小鸟》等一批童声合唱作品。1997年香港回归时,写了《祝福你,香港》。她醉心于合唱艺术,她说过:“合唱艺术是个国际性的音乐品种。凡是经济发达、文化素质高的地方,合唱艺术必然是繁荣昌盛的。”她的晚年,几乎以全部心血和精力投入中国的合唱艺术事业,推动它走向辉煌。

2001年底,瞿希贤合唱作品选出版。她以其中一首歌曲《飞来的花瓣》作为书名,是很有深意的。《飞来的花瓣》以深沉优美的旋律,真像飞来的一片片花瓣,飞进了无数园丁们的心田:“飞来的花瓣,像那彩色的花瓣,一片一片,寄来赤诚的怀念,是写给老师的问候,是送来优秀的答卷。片片花瓣,在春风中倾吐芬芳,回答老师当年的祝愿……”这首情意真挚的合唱曲,每次演出,都让全场的教师们顿时感到融融的暖意,禁不住潸然泪下。

从求学年代起,希贤为音乐事业特别是合唱艺术献出了青春,献出了一生岁月。像她自己说的:“历史的沧桑,人间的悲欢,人性与人情,多彩的生活……不知不觉地在我的乐谱上留下或多或少的痕迹。”如今,她的花瓣在春天到来的时候飞到远方去了,但是,传播真善美的花瓣永远不会凋零,“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她的每一首乐曲,每一个音符,都会深深地留在千万听众、留在一代代青少年心田里,留在祖国大地上,得到永生。

 

    ((摘自《人民日报》 2008-04-12)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